华东政法大学自考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华东政法大学自考网

自考新闻| 考试计划|学习笔记| 报考指南| 经验交流|求职就业| 自考感悟| 自考辅导|考前冲刺| 转考免考| 招生简章
政策动态| 自考问答|应试技巧| 考试安排| 报名报考|了解自考| 各类查询| 毕业事项|学位申请| 助考助学| 常见问题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自考新闻 >

华政的故事(九)——共和国法治建设的侧影

时间:2019-06-14  来源:未知  作者:华东政法继续教育学院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在我们所走过的日子里,既有取得成功时的欢乐,也有遇到挫折时的沮丧,正是在这欢乐和沮丧中,我们日益成长。新中国所走过的法治道路也同样如此。从今天起,本报将连载1982年2月入华政读研、且曾担任华东政法大学校长的何勤华教授的系列文章:“华政的故事”,通过华政这所法科大学近70年的发展历程,折射出新中国法治建设不平凡的进程。

  

□ 何勤华(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华政的诞生:招募学生()

  第二条路径是面向司法机关以及社会招收学生。

  据参加1952年11月15日华政开学典礼的陆锦碧老师回忆:除了从华东地区其他高校转来的在读大学生以外,当时华政“还有600名左右从社会上招募的学生,其中399个人是服务部门的失业工人,作为学员到华政来。还有201个,是解放军部队上通信员、勤务员、科员,还有妇女委员会的主席。对这些人的文化要求有,一是年龄25-30岁;二是必须是工农成分;三是文化程度小学以上,“以上”到什么程度,没讲。同时,四是五年以上工龄;五是没有传染病。”

  为了印证陆锦碧老师的回忆是否准确,笔者查阅了华政档案资料。一方面,从华政1952年招收的政法专修科学生的学籍名册上可以看到,接近半数的学生,其文化水平都只有高小学历,与“文化程度小学以上”相吻合。

  另一方面,华政校办的韩信昌老师,对华政1952年的档案进行统计、整理以后,列出了如下当年学生的数字(学籍卡统计数):本科生为506人,其中日校部:复旦转来法律系学生55人,政治系学生46人;南京大学法律系33人,政治系19人;安徽大学法律系9人;圣约翰大学政治系18人;震旦大学法律系1人;沪江大学社会系9人;东吴大学法学院法律系78人;上海学院法律系105人。此外,夜校部接受了东吴大学法学院87人,上海学院46人。但实际上,最终来报到的人数为日校本科生320人,夜校本科生85人,合计405人。这样,加上1952年面向政法机关以及社会招收的政法专修科学生608人,全校第一年(1952年)入学学生总人数为1013人(厦门大学法律系的53名学生于1953年转入)。

  而1952年面向政法机关以及社会招收的政法专修科学生608人中,除了华政1979年第二次复校后长期担任华政校办主任的华信江,长期从事华政档案资料整理研究的韩信昌外,与母校联系比较密切的还有一直在上海市检察院系统工作的张福道检察官(后从事律师工作),毕业后一直在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系统基层工作的彭巧玲书记,毕业后一直在山西省基层检察、公安、监狱和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工作的周爱莲副研究员,毕业后一直在上海市长宁区和静安区法院系统以及最后从事律师事务的陶云宝律师,以及毕业后一直在山西省和上海市的法律教育系统(复旦大学分校和上海大学法律系)任职的黄振亚副教授等。

  由于掌握的资料有限,下面我们就简要介绍一下专修科第一届华信江、韩信昌和徐逸仁3位老师,以及第二届的庄善裕老师。

  华信江(1933-2000年),浙江镇海县人。1954年毕业后留校工作。1958年华政撤销后去了上海社科院工作。之后,又先后在上海对外贸易局、上海市服装进出口公司、上海市委办公厅等单位工作。1979年回到华政后,长期在校办工作,担任副主任、主任。

  韩信昌生于1932年,浙江慈溪人。1954年毕业后留校工作。1958年华政撤销后去了上海社科院,任院党委机要秘书,院办公室文书档案科副科长。1979年华政第二次复校后,于1985年调回华政,一直在校办工作,担任主任科员、副处级调研员、助理研究员。长期从事华政档案的整理工作。

  徐逸仁生于1933年,江苏海门人。1952年10月入华政专修科学习,毕业后赴刚刚恢复的复旦大学法律系工作。1958年复旦法律系撤销归入上海社科院后,徐逸仁离开复旦,先后去了上海各中学任教,曾担任中学的副校长、校长。1980年参加复旦大学分校法律系的筹建工作。1983年复旦分校并入上海大学以后,一直在上海大学法律系任教。曾长期担任上海大学法律系的负责人。

  庄善裕生于1936年,福建泉州人,1953年10月入华政专修科学习。1955年毕业,留校担任助教,并兼职从事刚刚兴起的律师工作。之后曾在吉林地质专科学校任教。1978年以后在华侨大学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曾任法律系主任、华侨大学副校长、校长等职务,讲授民商法、香港商事法律概论、国际商事诉讼与仲裁,比较法学、中国社会主义法制通论等课程。著有《我国大陆与台湾财产权制度比较》(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担任《诉讼法大辞典》(复旦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副主编。发表有“对华侨和港澳同胞捐资兴办公益事业的法律保护”等论文。

  从部队转入华政工作的荣军(荣誉军人),当时也有一部分参加了专修科的学习。如1979年华政第二次复校后在纪委工作的郝银和老师就在回忆录中提到,1952年9月,筹建华政时,华东局到蚌埠华东荣军学校,选调40名残废军人干部,来华政报到,参加筹建工作。在此过程中,这批荣军干部,向学校领导提出了入学读书的要求,至11月15日开学前,获得了批准,入华政专修科读大专。这样,他们也成为了华政的第一批学生。

  总之,不管是从上海及华东地区被撤销的大学法律系、政治学系和社会学系转入的本科学生,还是华政在筹备过程中自己招收的专修科学生,这一千多名学生,构成了华政首届学子,是华政当之无愧的首届“大师兄、大师姐”,由于他们的到来,华政才可以充满生气地往前迈步了。 

(来源于《法制日报》,2019年6月12日,09版)

 




上一篇:陈灵海:宋代“新法家”的典型——欧阳修论“柴守礼杀人案”
下一篇:没有了